徵得作者同意~轉錄一篇心得分享給大家~

也請看過的朋友幫忙推薦給還沒看過的人唷~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作者 : mannypo (Manny)       看板 : Drama
標題 :[心得] 單身溫度 - 淚光間泛出微笑與希望

 在你的生命中,一定曾走進過許多人,許多對你溫柔萬千的人。

只是對許多人,你是否錯過了她的回眸,所以你一直以為,在人生這條路上,始終倍感孤寒,獨愴然而涕下。

這些人,他們的手,曾給你多少溫度?

你的胸懷,是否能承受他們的眼淚?
若有幸重逢,又能拾起舊時的熱情嗎? 

於千萬人之中遇見你所遇見的人,
於千萬年之中,時間的無涯的荒野裡,
沒有早一步,也沒有晚一步,
剛巧趕上了,那也沒有別的話可說,
惟有輕輕地問一聲:「噢,你也在這裡嗎?」
─張愛玲 《愛》

 民國三十八年,華弟隨著國民政府撤退台灣,不得不與彼岸的母親以及愛人璧如分開。

為了找尋母親親手交給他的故鄉土,華弟邂逅了在台灣的第一個女人,照顧他的護士心蘭,倆人逐漸有曖昧的情愫。後續五十年,許多女人在他的生命中閃耀光芒,飽受養父施虐的鄰家養女、愛人的妹妹雪如、探望舊親卻遭漠視的雪如朋友美莉,以及,最後留在他身邊的看護姿姿。華弟與幾位女人間刻劃出許多或輕或重的回憶,遺憾的是,他始終孑然一身,這一生,隨著繽紛落花悵然謝。

這些女人有著星辰般的美麗光芒,卻也像流星般倏忽即逝,你永遠無法留住流星的美── 你本就無法留住,流星之所以美,是因為在你徬徨躊躇間,她卻消失了。

 

【鄉愁 ─ 土,是故鄉親】

華弟一生的牽掛,全在母親與璧如身上,她們是華弟至愛的親情與愛情。在那個大時代,隔著一道台灣海峽,隔岸彷彿隔世,你永遠不知道對方的安危。華弟帶在身上的故鄉土壤,那瓶和著母親眼淚的土壤,是他唯一的依託,讓他有種感覺,故鄉的母親還在身邊。尋覓許久的土瓶,失而復得,華弟卻失手灑了一地,華弟哭了,潰堤般地哭了。

他失去的不是土,他失去的,是母親。所有家鄉的一切,全都失去了,如同他無法再回到故鄉。

數年後,華弟攢夠了錢,想帶璧如來台灣,卻聽說她已結婚了,來的是妹妹雪如。即便雪如不是他的愛人,仍是連結故鄉與愛人的橋梁,對她好,便是對故鄉與璧如盡了力。但倆人價值觀存在根本差異,雪如像匹脫韁野馬般難以掌控,倆人不得不走上歧路,也讓雪如帶著天大的秘密遠走美國。或許雪如曾想告訴華弟這個秘密才來到台灣,但也因為懼於親口道出這悲苦的事實才離開台灣,就像她曾經希望得到一份愛而來,又在得知她於華弟心中的份量後而去。

又經過許多年,這個秘密,雪如委託好友美莉說出。或許是因為美莉不是華弟同鄉,她才能說出這驚人的事實。璧如根本沒嫁人,她早就死了,同一年,華弟父母也死了,都死於那場可怕的飢荒。
要說出與接受這個事實,都非常不容易,在說出與聽到的那刻,他們又死了一回,並在華弟心中真真實實地死了。長久以來殷殷期盼,愛人與雙親仍健在的故鄉夢,就這樣輕易碎了。
這是華弟在全戲中第二次,也是最後一次痛哭,他的心,也隨之老了死了。
(所以後面的劇碼,都是由羅北安詮釋老華弟)


這眼淚好像有重量,流著流著,最後整個人都輕盈起來,輕盈到好像可以飛起來...

 

【愛情 ─ 山盟雖在,咽淚裝歡】

華弟心中曾有著兩個女人,故鄉的璧如與新結識的心蘭,而如果要問哪個在華弟心中份量重些,天平勢必向璧如傾倒。對於璧如,他有著遺憾,當存夠了錢要將她帶來台灣,卻已嫁作人婦。這樣的遺憾,無奈,又在心蘭身上發生。

雖然離開醫院後,卻未曾回去探望心蘭的華弟太過無情,但或許是當時的華弟心中只放得下璧如,再探望心蘭便是懷有貳心,華弟無法容下這樣的情感,才始終未探望心蘭。心蘭主動寄信給華弟,說明自己即將在父親安排下相親結婚。這封信,是心蘭希望華弟出現的最後依託,她的真愛是華弟,她當然希望真愛能將她帶走。

她一定曾經這樣期盼,在醫院迴廊奔波忙碌時,聽到一聲熟悉的呼喚,在她還未即反應前,華弟已將心蘭摟入他的懷抱,倆人又找到那熟悉的溫度。可惜華弟仍然沒出現,要回去看她穿便服樣子的承諾,就這樣淪為空話。

可嘆,相逢在醫院裡,再逢,也是在醫院,只是兩人都老了,老得連話都說不清楚。即便如此,這次相會,終於能將年輕時沒說出口的話,清楚地讓對方明白了。對華弟與心蘭而言,這是個既可喜又可悲的結局,喜的是,兩人應了當初的玩笑話誓言,活得很長命,長命到足以相會;悲的是,兩人都孤苦無依等了對方數十年,等著等著,人老了,期盼反成魂斷。撒手人間前,又遇上當初的情人,是圓滿?還是遺憾?

我想還是圓滿的。經歷數十年淒涼後,苦盡甘來,華弟嘗到這口甘美,宿願得償,所以華弟才選擇在繽紛落花間離去。

也許相遇地太早,沒能放下過去的存在;又嘆相遇地太晚,時日未多令人唏噓。

十年生死兩茫茫,不思量,自難忘。
千里孤墳,無處話淒涼。
縱使相逢應不識,塵滿面,鬢如霜。
─ 蘇軾 《江城子》

 

【小結 ─ 眼淚與痛苦間,看到微笑與希望】

華弟,是個數十年單身孤苦的外省老兵。但他這一生的故事,其時空背景移轉至現代,仍是那麼相像。

筆者是在南科工作的工程師,老家在中北部,每晚下班回到宿舍,就剩我一個人的對話。我比華弟幸福得多,每個月總有幾天能回去,但偶爾母親在電話彼端,那些噓寒問暖,總是讓我揪心。常常掙扎是否要回鄉就業,可是每日工作已焦頭爛額,又無暇細想未來長路。再過不久,母親節要到,我想目前的我,無論送任何東西,都補不了母親心裡的缺憾。

看著華弟一個人過大年夜的段子,那場景,與我每晚回到宿舍後的場景竟那麼相像。華弟得知親人與愛人過世的事實,我突然能瞭解,他正經歷著,被天地間莫大孤獨所吞噬的悲傷。

劇末,老年華弟與心蘭相會,了卻一樁心願。即便這過程苦澀,仍改變不了最後那口甘美。華弟在此刻,領悟了人世間碩大的幸福,將心蘭擁入懷的當下,沒人比他更懂幸福的感覺。

一齣戲能讓人悲傷,也能讓人堅強。好的戲劇,即便沉痛到最深處,仍會讓你見到,從裂縫透出人生光輝。「單身溫度」,就是這樣的好戲。

http://www.ptt.cc/bbs/Drama/M.1366538795.A.BC3.html

 

6/8會到新竹演藝廳喔~ 購票由此去-->

接下來6/14~23就回到台北城市舞台了~ -->

看過戲的朋友們~也請告訴我們你的心得與感觸喔~~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綠光劇團  的頭像
綠光劇團

綠光劇團的部落格

綠光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