綠光劇團的新戲「人鼠之間」這次沒有引發很大矚目,票房也不佳,我覺得很可惜!這是改編自美國已故知名劇作家John Steinbeck的本子。

戲名吃了虧,有人以為是兒童劇或喜劇!

沒有「名牌卡司」吃了虧!

沒有煽情麻辣吃了虧!

沒有搭熱門話題順風車大肆炒作,吃了虧!



淡淡的對白,情緒如國畫山水,漸進式的暈染散開,要很安靜,讓自己倒空方能入戲。這好像和時下煽情戲劇手法和觀眾超重鹹的看戲口味大異其趣,所以票房不佳我並不吃驚。



羅北安飾演一位身形巨大,但智商只有八歲的弱智者LENNIE,放眼國內劇場沒有人比他合宜。

他是全劇靈魂人物,心想著小白兔,但玩狗一不心就把狗捏死,他力氣太大,大到自己完全無感。農莊少東一次和他的肢體正面衝突,LENNIE 不小心把人家手掌幾乎廢掉,他嚇得半死,不知道發生何事,只對好朋友Geroge直說:我不是故意的,我不是故意的!



當然全劇高潮是LENNIE 在一次和少東太太----一位美麗但對平凡生活不滿的少婦,在閣樓的私密對話裡,二人對未來都有好大的夢想,他們天真敘述夢想,LENNIE 要一間自己的農莊,有自己的小白免可以玩。少婦覺得自己應去好萊烏當明星,在鄉下太無趣了。少婦因為LENNIE愛玩毛茸茸的東西,就要LENNIE摸摸自己以為傲的秀髮,果真軟綿綿又蓬鬆,這一玩悲劇發生,LENNIE力氣太大,竟把少婦當玩具甩到死……



一個無望的農莊,工人永遠被剝削,很想逃出去求新生活,但更多的是無奈,於是工人都有夢想。

LENNIE是可悲的人物,也是可愛,他活在他自己的世界裡,無心機無危機意識,他只想有一個地方可以和小白免等動物玩耍。老人風燭殘年,對出走竟然也產生幻想。George鼓動了這些單純人的夢想,是他起的夢,在我眼中他有點欠揍!一想到他生活那麼無聊,如此前途無望時,我就可以諒解。



那個桃花源始終沒出現,音樂汨汨輕緩流動,人情冷漠互動,但其中你看到友誼是有可靠之處。George 和LENNIE相依相存,起先我懷疑George利用了的大力氣去做工,有的,但後來他真的很關心LENNIE,他知LENNIE的弱智無法自己活下來。少婦有先生,但並不愛這男人,很可悲。老人等著生命終局,他有啥希望?

結局我難以接受!George在LENNIE無知覺下殺人後,因怕他被報仇槍斃,全莊下了格殺令尋找LENNIE!在最後一幕,George 抱著LENNIE說:你不會有事!突然槍聲大作,LENNIE巨大的身驅赫然倒地!

我情緒太震撼,一時無法接受一個人會因怕朋友受苦而手刃好友!一下子我從巨大的悲傷中甦醒過來,啊,這是一齣戲,一個編出來的故事。我的理性克服了感性上無法通過的障礙,我不再太難過,我試圖說服自己,它只是忠於劇本,真實的人生不會是如此殘酷的.....不合理的結局,我喃喃自語地....



全劇節奏較慢,要去咀嚼要去體會,它告訴我們看戲要回到我們起單純的心,像孩子一般的。演員大都不是所謂的名牌,只有羅北安是老牌演員,朱德剛和他那隻狗演得很棒,每人都戲感不錯,情緒不會太過。悶一點,是因我們吃重口味慣了。

全劇談生活情感的一點依賴,它超脫男女朋友或夫妻之情,它在問朋友陷在苦難時,我們在那裡?我們一定要問:我比你可憐,你怎不來關心我?難怪社會這樣無情冷漠。



看完戲心中有淡淡的哀愁,悲劇已然發生,但悲劇可以防範和避免嗎?我想起了身邊周遭的朋友。他們需要什麼樣的關懷?我有能力去問暖噓寒嗎?我們可以稍微享受一下孤單,因朋友還在,你只是稍稍安靜片刻,你知你會回去他們身邊;但我不要真正的虛無和空白,一種張愛玲式的自絕,那種淒絕我一點都不要!



【奇異恩典】2007.09.28



註:9/30週日下午14:30是最後一場,城市舞台


選自 奇摩部落格 <藝文最前線>
http://tw.myblog.yahoo.com/jw!gDiyWwOQAxm.E9_sTGi5/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綠光劇團  的頭像
綠光劇團

綠光劇團的部落格

綠光劇團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0) 人氣()